14岁男孩桑拿房里做“全套服务”消费清单长达半

 洗浴用品     |      2020-08-20 12:07

  据辽宁电视台报道,14岁的初三男生小森(化名)趁寒假,背着父母来到桑拿室。仅仅4天,他的消费项目多达130个,各种按摩服务享受了37次之多,共计花费15559元(折后14525元)。究竟是什么原因让一个年仅14岁的孩子干出这样的荒唐事?小森的答案很简单:“我想报复他(父亲)一下。”

  小森在牛街庄一所中学上学,小时候,父母便离了婚。从此,他跟随父亲一起生活。父亲是列车上的乘务员,时常要跑车,一去就是好几天。这些年,小森基本是在牛街庄的家和南窑村爷爷奶奶家两边住。有时想妈妈了,他也会去母亲家里住几天。

  今年2月2日早上,小森对父亲说,要去奶奶家住上几天。父亲和继母都忙于上班,以为小森真的去了奶奶家,没再过问。前天中午,小森的继母邹女士突然接到了他的电话:“你来接我一下,我在桑拿室。”邹女士奇怪,他怎么会去桑拿室?“我朋友捡到了一个钱包,所以请我来桑拿室洗澡,现在朋友走了,把我一个人扔在了桑拿室。”小森说。“我第一反应就是他在撒谎。捡到钱包?天下哪有这么好的事情!”邹女士挂断了电话。

  小森又联系父亲,但没打通电话。当晚,小森联系上了父亲。在电话中,小森称,自己被扣留了。可父母都认为他在撒谎。

  等了一天,不见孩子的身影,邹女士找到桑拿室。“请问,是不是有个人被扣留在你们桑拿室了?”“没有嘛!”工作人员回答。在桑拿室里保存顾客鞋子的房间里,邹女士一眼认出了小森的鞋子。通过查询,小森的消费账单把邹女士吓了一大跳:“一个未成年的孩子,洗了几天桑拿就花了15559元,这也太夸张了吧?”

  邹女士想,会不会是桑拿室记错账了?得知小森和其他两名同学一起来泡桑拿,她又抱有一丝幻想:“肯定是3个孩子的消费。”

  “香薰,按摩,天天单独包间,按着舒服,吹着牛皮,就花出这么多钱了。”桑拿室一名负责人说。

  邹女士说,在桑拿室的大厅里明明写着,洗桑拿过夜要严格登记的,小森只是一个未成年的孩子,没有身份证。桑拿室还让一个未成年孩子在桑拿室里呆了这么多天,不阻止孩子也没有及时通知父母。她认为,桑拿室方面是有责任的。昨天,她报了警。

  民警赶到后,调取了小森的消费账单。从账单上看,小到一副扑克收费记录,大到一次“男浴资”收费记录,清单长半米多,蓝黑色的小字消费记录密密麻麻,消费名细多达130项,消费总金额15559元,折扣金额1034元,应收金额14525元。

  如此高额的费用,邹女士接受不了,她表示只带了3000元,希望用这笔钱把这件事情了结。但桑拿室最后打折下来,也要9000多元。

  昨天下午3时,记者来到了位于昌宏西路某酒店,桑拿室工作人员打印出了小森的消费清单。从记录上看,小森是2月4日15时20分进入桑拿室的。桑拿室主管施先生称,这些费用只是小森前4天的记录。

  4天以来,小森究竟在桑拿室里做了些什么?从清单记录上看,4天里,他参加演艺抽奖21次,每次30元,消费630元;包含印象烟在内的各种名牌香烟23包;各种酒51瓶;宫廷按摩、按摩、香薰护理精油等按摩服务37次,足疗12次;洗澡10多次……另外,小森参加抽奖期间,还中了一台价值1999元的平板电脑。工作人员表示,电脑被小森抵了其他项目,总额上已经减去了电脑的价钱。

  小森家人认为,未成年人不应承担责任。对此,施先生则不认同。他说,来消费的客人,只有要过夜才登记身份证。他们并不知道小森是未成年人,他身高超过1.7米,看着就像个成年人,自己也没说是未成年。查房时,他们发现小森没有身份证,就要求他结账离开,但小森说晚上父亲会来接他。第二天,发现他家人没来接,但也不可能强行把他赶走。多次催促,小森都以同样的理由推脱。到了第三天,他们才给小森的家人打了电话。另外,每一个消费项目都是合法的,小森也知道价格,都是自愿消费的。

  施先生说,清单上显示,这些费用几乎都是小森消费的,别人转到他手牌上结账的只有3项,共计111元。

  经过协商,昨晚11时55分,邹女士给了桑拿室7600元后,带小森回了家。

  云南凌云律师事务所孙文杰律师说:该酒店虽存在为市民提供综合服务的项目,但其属性仍属于旅馆业,而旅馆业应当实行住宿登记制度。该酒店并未对该未成年人进行住宿登记,存在一定过失。目前云南市场上,洗浴中心等普遍存在不登记现象,且桑拿洗浴中心内的消费者流动性较大,存在一定的监管难度,法律上对此规定也相对模糊,属于模糊地带。而且,该未成年人因外形特征相对特殊,容易对酒店工作人员产生误导。另一方面,该未成年人能够数天住在洗浴中心不回家,其监护人在监管上也是存在一定过失的。结合以上情况,建议双方协商处理此事。

  在桑拿室里,当穿着拖鞋、灰白色运动服的小森出现在记者面前时,虽然他的个子不矮,但难掩一脸的稚气。他承认,这些钱确实是他一个人消费的,每次消费,他都心知肚明,有时,会下到楼下查账。

  小森:我一个人先来,两个同学后来,之后,一个同学走了。另外一个同学结完自己的账后,现在又来到了这里陪我。

  小森:第三次来这个桑拿室。花了一万五千多,烟是我一个人抽的,在桑拿室里我一个人无聊,就叫按摩技师来包房里陪我打牌。

  小森:还行。我没有想过这样做的后果,这么多年了,我一直抽烟,我父母的观念和其他父母不一样,我平常抽烟,他们也不管我。

  关键词:小森,全套服务,桑拿室,桑拿洗浴中心,桑拿房,男孩,邹女士,香薰,